足下文学>仙侠修真>篮球狗狗驯养录 > 起源(一)
    我回来了。

    庄园中的一栋双层别墅,大门被轻轻打开一道缝隙,江浩轻喊着试探,屋里没有一点声音回应,江浩放下心来把门打开的更大了,一米八二的身子闪了进去。大厅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大哥今晚似乎还没回来。脱掉已经穿了一天的篮球鞋,被汗浸湿散发着属于青年独有气味的白袜大脚踩在地板上,印出一个脚印,地板凉凉的让吾了一天的大脚很舒服。江浩随手把装着篮球的书包往旁边一扔,就要往自己的卧室走去。好不容易高考结束,今天打完球就和同学去网吧玩游戏了,一不小心就这么晚了。

    老哥给他定了规矩,再怎么玩都不能夜不归宿。从大门穿过客厅,客厅的窗帘被拉上了,月光被挡在外面。

    黑暗中传来一声男人的冷哼,以为我不在家?

    哎呀我……江浩被吓得一个激灵。

    客厅的灯被打开,宽敞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浴袍的年轻人,宽大的浴袍松散地搭在身上,半露出里面匀称健康的身体。年轻人的身边是一个壮汉。头上三毫米的短寸染成了银色,看面容大概也就二十五六岁,脸庞并不是特别帅气不过十分坚毅。不过这个壮汉此时并非站着,而是跪在年轻人的身侧,双手握拳着地,挺直了上身,打开着粗壮的双腿,巧克力色的皮肤,肌肉如岩石雕刻般棱角分明,身上不着寸缕,仅有脖子上套着一个三指宽的皮质项圈。项圈的一端连接着一天钢质狗链,另一段就握在年轻人的手里。

    壮汉的上身用一条皮带以x形束缚勒紧,把两块硕大的胸肌凸显的更加饱满。分开的双腿下是一条橡胶制作的肥大粗壮的阳具,而他本身的阳具则是在橡胶阳具的下面是被一个钢制贞操笼禁锢在不超过半指长的空间中。不过在禁锢的阳具周围作为男性特征的浓密阴毛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根锁鸡巴。被禁锢的阳具顶部唯一的开口处是一个银色的钢环,穿过龟头把尿道口完全堵塞。屁股里夹了一个黑色橡胶制成的狗尾巴,壮汉时不时扭动肌肉发达的臀部,让这根狗尾巴也跟着摇摆。

    年轻人是江浩的哥哥,江霄,今年二十五岁,比江浩大了七岁。

    呃……哥,你在家啊,在家怎么不开灯啊吓我一跳,银狼,来来来,江浩对着跪在兄长脚下的壮汉招招手。银狼就是那个壮汉的名字。雄浑的嗓音发出“汪,汪,汪”的狗叫声,惟妙惟肖,就像真的养了条大狼狗。

    壮汉吐着舌头,用嘴巴呼呼喘气,四肢着地像江浩爬去。身后的狗尾巴随着壮汉的爬行一晃一晃,壮汉发出细若蚊鸣的呻吟声,不过用犬吠声很好的掩盖了,似乎,那个狗尾巴也不简单。江浩半蹲下身子,摸着壮汉银狼的寸头。大汉似乎很享受这种抚摸,唔唔叫着。

    来,手,壮汉抬起头,用舌头舔舐着江浩的掌心,咸咸的。不过没舔几下,壮汉就被别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他把头深深低下,鼻子凑在江浩的白袜大脚上,刚脱下篮球鞋独属于男人特有的气味和吾了一天正在散发的热量,让壮汉深深的对着呼吸着,这种味道对他有着难以自拔的吸引力。

    江浩走到沙发的另一段,壮汉跟随者他的脚步也爬了过去。江浩把双腿前伸,打了一天球脚掌有些酸痛。壮汉的头埋在江浩的脚底,专心致志闻着这个味道,用舌头按摩着江浩的脚底,胯下被禁锢的阳具开始流出淫水,龟头上穿过的钢环都已经阻止不住。龟头被淫水浸湿一点一点汇聚在钢环上滴落在地板。耻辱吗?或许在他曾经还是个体校老师的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跪在地上向狗一样闻别人的脚,但现在,他就是一条狗。

    江霄看着爬到弟弟脚下的银狼,目光冰冷,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江浩看哥哥这样知道他生气了,也不敢嬉笑了老老实实地坐好。银狼感觉到主人主人眼神中的寒意低着头爬回到他脚下蹲好在江霄腿边。

    打完球就和同学上网去了。网吧?江霄加重了语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哎呀都成年了,高考都完事了还不让我玩,真是的,你平时也没少玩好吧。江霄看着弟弟,一米八二的体格,身上的篮球背心还没有换,小麦色的皮肤和结实的肌肉,比自己这个哥哥还高了一头,强壮的身体…是翘课翘晚自习打球去健身房锻炼的结果。偏偏他的头脑聪明,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挑不出毛病。

    好啦大哥,你别把自己整的跟老爸似的好不。

    你还说呢,我特意回来一趟也是爸让我问你的事,高考后你就不要在上学了?天天混时间。

    江浩的脸瞬间苦了,他最喜欢的就是自由,打游戏,运动,只要别是枯燥的坐在凳子上看书。

    江霄一言不发,默默的盯着他,江浩很快就认输了,好好好,我念,反正分都够你看着给我安排呗,那些个学校家里都有股份远了你也不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