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下文学>仙侠修真>恶堕之春 > 第一章 玩B,,
    纪寻榛天生有些怕热,刚过四月就已经换上短袖衬衫,里面套了个白骷髅T恤,举手投足间都是不良少年风范。因此他在教室座位上坐下,扭头对咬着牛奶翻书的沈晋说“我要谈恋爱”时,镇定如沈晋都扬起一边眉毛。

    沈晋仰头喝完最后一滴奶,站起身把包装袋放进垃圾桶里,才坐回位置看着眼神坚定的纪寻榛笑笑:“怎么突然想起谈恋爱了?”他是非常俊美的长相,扣子好学生式扣到最上面,衬衫平整收在西装校裤里,黑色领带一丝不苟系好,甚至桌肚长年里还有一条备用的,每次查仪容仪表,纪寻榛还得拿沈晋的备用领带绕脖子上糊弄一番。

    纪寻榛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侧脸,黑又亮的眼睛转了一圈盯着英语书上的字母,才嗫喏道:“昨晚做了个梦”,沈晋根本听不清,往纪寻榛身边一轧,冷清清的睫毛垂着,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梦到我跟一个女生牵手了,虽然我不记得她的样子了,但她真的完全就是我喜欢的长相气质。”

    他说着说着耳朵都红了,作为一个脑袋空空四肢发达的高中生,平时他上课睡觉、下课打架、中午吃五碗饭、放学抄沈晋作业,时间都规划不过来,哪有空想这个。直到昨天和篮球队打球,队长赵科牵着女朋友来看,全队兼纪寻榛都被无差别伤害了。

    沈晋气笑了:“你羡慕赵科女朋友送水送毛巾,我哪回没给你带?”纪寻榛跟沈晋形影不离,常年是纪寻榛和篮球队的一起打球,沈晋坐在看台戴着耳机看漫画,每回篮球队队员喝矿泉水,纪寻榛喝沈晋的依云。

    天气太热,他不喜欢衣服被汗湿贴在身上,每回封闭的篮球馆里只剩十来个男生,纪寻榛就会一把脱了自己的篮球衣,只穿着贴身背心去打球,然后在馆内淋浴间冲澡后回家。他有时会忘了带换洗衣服或毛巾,拿的都是沈晋的。

    纪寻榛没想到一句话伤了沈晋的心,不顾教室里几个正在早读的同学,一把揽住同桌的肩,从裤兜里摸出一个牛奶棒棒糖,撕了包装纸塞进沈晋嘴里。沈晋此人,看着是清风疏朗、性格冷淡,常年和不良厮混在一起的男高中生,实际上唯爱喝甜牛奶。纪寻榛从幼儿园向日葵班起,中午的牛奶小点心都偷偷留给豆芽菜沈晋。

    沈晋嘎嘣嘎嘣咬碎了棒棒糖,树起面前的英语课本,戴上耳机又不说话了。纪寻榛便没当一回事,他脑子里还勉强思考了一下,要找到喜欢类型的女生,然后来场怦然心动的初恋,没过两秒就头一歪睡着了,更没注意到沈晋一天都冷漠阴沉地盯着他。

    这次是一个更清晰的梦,他跟暗恋对象走在公园里,慢慢牵上手,纪寻榛还没来得及脸红,对方就低头凑了过来,轻轻在他脸侧吻了一下,一瞬间纪寻榛的世界万物复苏、春暖花开,他咧着嘴傻呵呵笑,然后听见对方冷冷问:“笑什么呢?”

    他猛地睁开眼,才发现已经太阳落山,教室里只剩他跟沈晋两个人,沈晋戴着耳机靠在椅背上,桌上摊着本漫画和一张物理试卷。见他睁眼就收拾书包,接着站起身万般嫌弃倾身看过来:“纪寻榛,你脸上睡个钢笔印子,真的太傻了。”

    他摸摸脸,确实烫烫的。没管太多,他跟沈晋一起走出教室。黄昏的走廊一个人都没有,在好像没有尽头的路上,他突兀听到一声闷哼,紧接着是色情的、强忍着的喘息。纪寻榛下意识回头看向发出声音的陌生教室,里面竟然坐着自己。

    他自己躬身趴在桌子上,脸埋在手肘中,露出小半张泛红的脸。衬衫敞开,T恤被胡乱推到锁骨处,露出整个胸膛和腰腹。

    纪寻榛的乳首位置轻微偏下,呈有些深的粉色,因为没有发力而软软鼓胀着的蜜色胸部被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揉捏,整个乳头和乳晕都难堪的肿着,乳头色情勃起,被另一只苍白骨节分明的手毫不留情沿着整个胸部向上摁压,在乳尖用手指尖反复剐蹭,直到呈现出深粉色才拎着可怜的乳头狠狠捻着一提。

    纪寻榛发出一声泣叫,腰因为过激的强烈快感剧烈抖动着,却被身上人翻了个身。他这才真正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房间床上,沈晋好整以暇穿着白色长袖衬衫的校服,跪在自己两腿之间。他自己则只穿着敞开的校服短袖,下半身光裸着贴在沈晋凸出来的黑色西装裤上。

    只消一眼就知道他们在干嘛。因为纪寻榛上身两个乳头又大又肿,表皮几乎要破了那样热涨涨的痛,沈晋甚至左手的两根手指还捻着其中一个揉搓,至于下半身他的性器紧贴着自己的小腹,腹部全是白浓的精液,不太妙的是性器根部的会阴紧贴在沈晋隔着西装裤勃起的鸡巴上。

    见纪寻榛醒了,沈晋微微一笑,一只手还没等开口就分开对方湿热的口腔,夹住那根红软的舌头狎昵玩弄,一只手则打开皮带暗扣。纪寻榛见他露出白色的内裤边,试图用逃开那两根手指,又伸手推他,沈晋就像是突然变异的金刚人一样压在纪寻榛身上一动不动,像是终于不能忍了一样,他隔着内裤狠狠一顶。

    纪寻榛老实了,他看着沈晋一脸做实验的表情扯下自己的内裤,一根粉白狰狞的性器跳出来,笔直竖着,纪寻榛见他要来真的,翻身就要往床头爬。他腰细胯窄,整个皮肤像镀蜜般润泽,一条色情的弧线下是对着沈晋翘起来的肥软屁股,甚至有点突兀的鼓,因为分开双腿而轻微张开的两个穴口都是浅粉色,穴口边缘有不明显的湿痕。

    纪寻榛的逼比沈晋想象中还要肥一点,两片厚厚的大阴唇像一只鼓胀的鲍鱼。在他昏迷时,沈晋玩他的奶子,内裤就湿了一大条缝,都变成半透明的,紧紧贴在透出肉色鼓出来的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