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下文学>奇幻玄幻>【群英/邵简】色戒 > 06 亲人何为
    邵简

    06亲人何为

    这一次长达一个月单方面不联系只有一半是因为工作太忙,更多的是某种成年人心照不宣的沉默。邵群好像又退回到了第一次来简隋英家那种柳下惠的状态,偶尔发信息礼貌关心,老爷子身体如何了项目如何了今天自己有个什么会之类的话,跟那些年的“生日快乐”一样,简隋英一个字也没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邵群也从没回避过而自己明明也见过李程秀和邵正本人,为什么这次看了一家三口的照片就突然反应过激了。是愧疚吗?还是因为有些东西慢慢在改变?

    爷爷的检查报告出来了,肺癌中期。简隋英觉得极其荒谬,海边空气不能再好了,爷爷怎么会得肺癌?医生说:“病人出现猛烈干咳、声音嘶哑、偶尔咳血、胸痛,这些也是肺癌的外在症状。”

    简隋英道:“确实有干咳和声音嘶哑,我以为他是上年纪了,后面的症状都没有啊?”

    医生有些责备地道:“您啊,还是对老人关心不够。”简隋英找保姆谈,保姆才哭着说是老爷子前年年底体检就查出来肺部有问题,死活不让说,怕给孙子添麻烦。他脑子里过了一下,去年一年忙着谈恋爱忙着被骗,鸡飞狗跳的一年,爷爷可能早把他那个傻逼狗血状态看在眼里,担心却说不出口。

    他上次听邵群说李文逊他姑姑在权威三甲医院当院长,这医院内科肺专家在国际上非常有名,他又拨通了好久不见的李文逊的电话。李文逊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次日就给他约了主任医师和副主任医师共同会诊。结果依然是肺癌中期,简隋英一个人在里面听专家意见让保姆陪着爷爷在外面等,医生的嘴张张合合,他好像每个字都听进去了,又觉得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但心里有个声音还一直在问怎么办?十万个为什么,十万个怎么办?

    等他出来居然发现邵群李文逊都在走廊,正讲笑话逗老爷子乐呢。

    简隋英管理了一下表情道:“爷爷,这是我发小邵群和李文逊。”

    “还用你说?他俩都陪我好一阵了。”爷爷笑呵呵,“好,挺好,你们这些发小这么多年情谊能长久不容易。”

    这时候二位专家出来了,李文逊又请他们借一步说话拜托二位尽心云云,后者也表示一定尽心竭力请家属放心。简隋英蹲在爷爷面前:“大夫说您没事,就是呼吸道感染得戒烟了,后面也得听话知道吗?之后您搬回北京住我那,我照顾您。”

    “我什么时候不听话?我不爱在北京呆着。再说你也得找朋友北京话里的对象,我在你那像什么样?人家一看,怎么还拖一个老头啊,跑了。”

    简隋英有点着急了说:“您要不听话我不找!”

    他爷爷也怼一句:“那你跟我过一辈子呗!”

    简隋英道:“那也不是不行!”

    一老一小竟然杠上了,一旁的邵群突然揽着老爷子道:“爷爷,您好好看病吧就当为了隋英。”

    一句话把简隋英眼圈突然说红了,站起来把脸扭一边看着远方呆了一会,他调整好情绪又说:“对,您就当为了我。您要不爱跟我住,我在我们小区给您买个房跟我当邻居行吗?求您了。”说完三分耍赖拉他爷爷袖子。

    老爷子道:“那我还住我以前单位分房吧,都是老同事老伙计,你别操心了啊,我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