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下文学>奇幻玄幻>【群英/邵简】色戒 > 07 蛇与玫瑰
    邵简

    07蛇与玫瑰

    临近年关,简隋英的资金到位又迅速投入项目。他看着一笔笔好多零的款子打出去跟本没时间感叹,心里清楚这次再创业算背水一战了。他四处应酬完回公司熬大夜又连飞了好几趟,在飞机上戴眼罩耳塞看似休息,实则脑子根本停不下来,方案、企划书、预算、合同、招投标、各地政策法规、相关人事变动……林林种种在眼前不停地过,整个神经都像生锈齿轮一样吱嘎运转,耳旁嗡嗡作响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感觉似乎回到了大学时候刚创业那会,可体力大不如前。他安慰自己好在这么多年的人脉资源还在,再怎么破船还有三千钉,也不算完全从头再来。回了北京他几乎住在公司,中午抽空去看爷爷,又定了闹表备忘录到点提醒老爷子吃药复查,听专家说过了年还要化疗他心里也挺没谱,又经常抽空咨询专家兼上网翻书各种查肺癌知识。肺癌,一种医学界根本无法解释病因的癌症,不抽烟的人也会得,几十年的老烟枪只是概率更大。中期化疗加吃药还有希望。还有希望,他舒一口气,脑子里都是这四个字。

    每天下午五点半邵群给他点的参鸡汤砂锅粥粤菜煲汤都会准时送来,邵群要求他不管今天吃什么,必须拍两张吃前吃后的照片对比图,对拍摄内容还有要求,比如右手比耶放左下角或放根筷子在右上角以此证明没有弄虚作假,仿佛什么邪教仪式。简隋英后来直接给他比中指,邵群回:“乖,看你还生龙活虎我就放心了。”

    简隋英:“嗯,还能操你呢。”

    邵群:“这事近一百年内不太可能了,死心吧。”

    李玉这段时间倒是消停了,上回之后他只发了条信息:“隋英,等我回来。”

    12月31号晚上邵群公司年会结束已经十二点了,他到简隋英公司楼下发现别的楼层黑灯瞎火,就他们那几层灯火通明,这个初生公司的每个人都把元旦前夕当决战前夜来过。横七竖八的睡袋行军床摆了一地,电脑显示器把一张张专注的脸照得发白,还有几个员工在娱乐室抽烟喝咖啡唱k提神,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居然唱的是“看成败人生豪迈”和“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歌声属实无法恭维。

    谁不想靠自己在这个一线大城市立足?谁不想证明自己没白活过?谁又不是在拿青春赌明天?邵群心有所感,给大家点了深夜食堂。秘书知道他来无须通报,就请他自己去总裁办公室。他推开门,简隋英在鬼哭狼号的歌声中趴在桌上小憩,眼睛下面两圈青黑,脸色却还是颊飞薄红。邵群搬个椅子坐他旁边把他压着的材料抽出来看了两眼,发现他在亲自审核财务报表,就自己拿个笔对着电脑看了一会帮他做了一部分。过了半个小时简隋英睫毛动了动,他站起来从身后拢住他,用嘴唇碰他睫毛,又轻轻吻他眼皮、鼻梁、嘴巴,在柔软的嘴唇上流连忘返,总觉得他热乎细腻像刚出笼的寿桃嘴感很好。简隋英闻到他气息没睁开眼,双手攀上他脖子,张开嘴让他舌头进来。邵群尝到他嘴里不正常的高热。

    邵群一摸他额头:“宝贝儿,发烧了。”

    “啊?啊。”简隋英迷迷糊糊睁眼,从抽屉里找了布洛芬吃了靠他怀里,“没事,吃点药就好了。”

    邵群把抽屉拉开看,里面居然齐齐整整码着好几盒布洛芬和退烧贴,这盒也吃一半了,顿时有点来气:“你搞什么呢?退烧药吃着玩?”

    简隋英生着病心里也烦:“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大老爷们生个病怎么了?你是不十天半个月不见我一来就挑理呢?”话一出口感觉又像在撒娇邵群不来看他,他脸烧得更红了。

    “操,真想这会把你办了!”邵群看他这样,嘴里说着骚话两手已经把他从肋下提起来又打横一抱。

    “你他妈是不是人啊?现在还犯畜生病呢?”

    “脑子烧坏了?我他妈带你急诊去!”邵群让秘书给他盖上自己的羽绒服外套。

    抱着他刚走到电梯,门开了,一个年轻俊秀的高个子男人走出来。一看邵群怀里满脸红霞的简隋英劈脸给了邵群一掌:“你他妈把他怎么了?”

    邵群把简隋英身边人摸个底掉,知道这个男的不是别人正是孽障弟弟简隋林。苦于双手腾不出来收拾他,只能忍着怒火给他几脚:“他他妈加班加得发烧了!”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