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司权正站在白薇身后,托着她的腰,白薇伸手捋了捋有些乱的发丝,松了口气,略退了一步,站到他身后。

    她快速看了眼虞司权,见他脸上带笑,眼底全无笑意。

    “少憬,才玩一会儿就不高兴了?”

    傅少憬刚才称呼他虞哥,二人显然关系特殊,他看虞司权的神情略有忌惮,不敢再发癫,只告状道:“虞哥,你的人主意挺大啊,我的话都不好使!”

    虞司权伸手拍了拍傅少憬手臂,也更上前一步,彻底挡住白薇。

    “别闹,去上层玩吧。”

    “我!”

    他伸手yu指白薇,被虞司权一把紧扣住手腕,虞司权还是一样的语气:“这里都是熟人,你叔叔刚任要职。”

    傅少憬把冲出口的话吞了回去,傅家刚出了位省长,闹出名声就不好看了,他的脑子略清醒,虽然气不顺,但看虞司权的态度今天是动不了白薇,目光在二人身上转了转道:“看我姐的面子啊。”

    他似乎有很多话,表q1NgyU言又止,但终究没有再说,三白眼翻了眼白薇,扬长而去。

    二世祖走了,众人的热闹也没了,虞司权给每一桌送了十万赌筹,送赌筹的姑娘们温声道歉,连场子里的音乐都换了一首,只为把客人们拉回钱山钱海里。

    他和在场相识的人客套之后,示意白薇跟他走。

    白薇不知他对方才的事什么态度,跟着他进了私人电梯,电梯直达顶层,密闭环境里独处,白薇忐忑道:“先生怎么回来了?”

    虞司权从金属贴面的反光里看她。

    “不希望我回来?”

    白薇摇头:“不是…”

    所以刚才他是在回四方岛的船上吗?

    她害怕虞司权到了顶层之后问责赌场闹剧,何况能感觉到虞司权心情不佳,白薇眼睛p了眼楼层,15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