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

    白薇愣了许久,费力调整姿势,让身后的东西出去,虞司权早已挂断视频,白薇趴在原地趴着,网调不常有,虞司权调教完总会让她抱一会,今天没人抱,白薇竟非常不适应。

    她独自缓了很久,才去冲g净,腰T酸的要命,白薇只想躺着不动,但怕什么来什么,刚说过一切都好,四方馆就出事了。

    助理小林着急忙慌打来电话,让白薇去赌场。

    白薇快速换衣,下电梯还遇上了小方总,搂着个男伴和白薇打招呼,他男nV通吃,对白薇为他安排的人很满意,聊着还送了白薇一张商场代金券,足有二十万,白薇象征X推脱道:“方总这可不行,虞先生会罚的。”

    方子川煞有其事道:“不准还,否则我投诉你,虞司权一样要罚你。”

    于是白薇微笑着收下,送别他之后,来到了四方馆挑高十米的赌场。

    侍应生为白薇开门,不同于其他楼层的安静,赌场人员众多十分热闹,荷官身姿绰约,发牌手法老练,每一桌的气氛都紧张又亢奋,无数侍应手托酒和点心行走其中。

    但今天的气氛不太和谐,白薇跟着侍应走到出事地,经理已经在那里调节,闹事时常有,只看什么事。

    来的路上白薇已经知道,是金宏实业的少爷傅少憬输急眼之后掀了牌,这会正和对手吵架,又遭人嘲讽下不来台。

    虞司权说过金宏实业是虞氏合作方,这位不能得罪。白薇到时,小少爷一只眼睛青着,正拎着对方领子,这里全是家底殷实的公子小姐,哪有人惧他。

    陪他的nV伴正劝,身旁的侍应生脸上也挂彩,桌子上一片狼藉,白薇见被他拎着的那人是常住岛上的客人,连忙道:“苏先生,傅少爷,这是怎么了?”

    傅少憬手里松了松,上下打量白薇。

    “N1TaMa谁啊?!”

    白薇保持谦卑的态度笑道:“我是这里的负责人,白薇,傅少爷,是不是有玩得不尽兴的地方?”

    苏坤虽然被他抓着,脸上却全是笑意。

    “输急眼了呗,你怎么跟你家那破企业一样,GU市一跌就发疯。”

    傅少憬一听这话哪能了结,抬手就要抡拳头,他肯定不是人家对手,白薇连忙示意两边安保边哄边劝,你来我往的骂声之后,双方才松手。